第03版:观点·关注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1月11日 星期

李娟与她的阿勒泰——读《阿勒泰的角落》


■赵彩云

李娟是我最喜欢的青年散文作家,我喜欢她干净纯粹的文字、丰富细腻的内心;喜欢她笔下如云一样洁白、像空气一样轻盈透明的阿勒泰;更喜欢的是她笔下的生活以及她面对生活的态度,不卑不亢,顺遂乐观。

她在下学之后与母亲一起在阿勒泰山区经营一家裁缝铺兼小卖铺,随着哈萨克牧民一起转场。哈萨克牧民逐草而居,她和妈妈则逐人群而居。她在《夏牧场》这篇文章里这样说:“长达半年的冬天结束之后,我妈就开始做准备,要随北上的牧民进山了。在我们这里做生意的人,到了夏天,有许多都会开一个流动的杂货铺跟着羊群走。”

终年流离,不停地搬家只是为了生活。更何况阿勒泰的冬天漫长而寒冷,河面上的冰冻得又厚又结实。在最冷的冬天铆足了劲儿抡下去一斧头也只能在冰面上留一道小白印。土地广袤无边,人却少得稀奇,漫漫长冬只有无边的寂寞缭绕。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也丝毫感觉不到作者的悲伤,她和妈妈总能在生活中寻找到乐趣。

她们养鸡养鸭养兔子养羊,养一切能得到的有温度的小生命。在天寒地冻的阿勒泰深山区,粗犷的荒野,鄙陋的小屋里,她们竟然还养了一缸金鱼。把鱼缸放在高高的最暖和的地方,晚上用毯子裹着,在最寒冷的时候,水面上凝起一层薄冰,所有的鱼儿都斜着身子在水底晃动,快不行了。妈妈就给鱼儿做人工呼吸,把它放进一只注了水的塑料袋子里,扎紧袋口再小心地放在怀里,一动不动地把它捂活过来。

一条金鱼而已,何至于如此的费心费力?让人难以割舍的不是金鱼,而是在狼藉不堪、烟灰尘垢的环境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李娟说:“金鱼在水里游,像是这世上没有的一种花朵。细致的鳞片在水波回旋处闪烁,世上永远没有一种宝石能够发出这样的光芒。”美,是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追求,也最能触动内心深处的柔软。即使雪漫阿勒泰、冰塞河川、身体变得僵硬生冷,这些游动的、优雅的、像花儿一样的金鱼,总让人对明天、对未来充满希望。

严寒褪去,日子一天一天变得温暖。又到了牧民转场的时间,她们也开始追随牧民辗转做生意。阿勒泰地区的春夏季节干旱少雨,一阵风吹过,人就像坠入云里雾里;浩浩荡荡的羊群经过,就会腾起漫天的尘土。这是生意最好的时候也是最忙碌的时候,李娟就在高高的柜台后“啪嗒啪嗒”地踩着缝纫机干活,没完没了。生活就是这样的一地鸡毛,毫无乐趣。在这样的日子里,她最喜欢去河边洗衣,去树林里闲逛。她说:“洗衣服实在是一件快乐的事情。首先,能有机会出去玩玩;其次,可以趴在河边的石头上舒舒服服地呼呼大睡;最后,可以跑到河边的毡房子里串门子、喝酸奶。”

从来就没有一种生活生就写着“轻松”二字,尤其是身处新疆偏远山区的作者,无论如何,在外人看来都是艰辛,可作者在这空旷旷的荒天野地里光脚站在石头上,与天空为伴,与大地共舞,与河里的游鱼、山间的野花对话。她说:“从没见过一朵花是简单的,从没见过一朵花是平凡的。”是那种细腻的心灵,是那种达观豁达的性格,让作者多了一种感悟幸福的能力,因此她也拥有了更多的幸福与幸运。

阿勒泰就像是一个春风吹不到的地方,土地那么贫瘠,生活那么贫穷,人们那么孤独。那里也像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地方,牧民淳朴善良,孩子天真烂漫,在这个浪潮滚滚、争名夺利的时代显得那么纯净。世世代代的人就这样沿着祖祖辈辈走过的足迹继续前行,从来不曾想过改变。

因为李娟,我认识了阿勒泰,因为李娟的文字,我爱上了阿勒泰。有朝一日,我一定会看一看那里的雪山草原,牧场森林,到喀吾图、巴拉尔次走一走。 作者单位:漯河四高


上一篇  下一篇
鄂ICP备05006816号
Copyright@1984-2006 China water transpor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水运报刊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下浏览